分享按钮

法国暴乱

发布时间:2022-04-26 编辑:麦金利国际货运 标签: 法国 热度:58

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法国人民自古以来就有一定的浪漫情怀,换句话说就是“自由”。今天不开心,我要刷一波存在感,无论成败,我都要占一个位置;所以会有人被煽动去做一些事情。另一方面,事物都有两面性。有政府就会有反政府。总会有人嫌弃你,总会有人组织起来做这件事。

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法国人民自古以来就有一定的浪漫情怀,换句话说就是“自由”。今天不开心,我要刷一波存在感,无论成败,我都要占一个位置;所以会有人被煽动去做一些事情。另一方面,事物都有两面性。有政府就会有反政府。总会有人嫌弃你,总会有人组织起来做这件事。


  骚乱的原因


  10月27日,巴黎北郊克利希苏博瓦的两名男孩在躲避警察时触电身亡。这个城市数百名青少年走上街头抗议,焚烧汽车和垃圾桶,砸商店和政府办公室,并与警方发生冲突。骚乱蔓延开来。


  骚乱时间表


  10月27日,在巴黎北郊克利希的苏博瓦,两名非裔穆斯林少年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跑进了一个变电站被电死。镇上数百名青少年走上街头抗议,与警方发生冲突,随后引发骚乱。


  10月28日,骚乱仍在继续,克里希的地铁街有多辆汽车被烧毁。两天的骚乱造成23名警察受伤,13人被捕。


  10月29日,克里希地铁镇的数百名居民在市政厅和变电站之间举行了静默游行。


  10月30日,警察向克里希地铁镇的一座清真寺投掷催泪瓦斯,骚乱进一步升级。


  10月31日,内政部长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参观巴黎郊区的Argent-Trier,遭到抗议者示威。


  11月1日,骚乱从克里希的地铁镇蔓延至奥尼地铁镇,造成当地30多人受伤。


  11月2日,法国总统希拉克首次就骚乱发表讲话,呼吁人们保持冷静。


  11月3日,骚乱进入第7天,冲突愈演愈烈。暴徒向警察和消防员开枪,烧毁了大约40辆汽车、两辆公交车、几个垃圾箱和一些公交车站。


  巴黎的骚乱暴露了复杂的政治纠纷。


  法国巴黎周边的骚乱3日有了新的不祥征兆,一些人向警察和消防员开枪。法国人担心“40夜暴动”的宣言可能成为现实。


  骚乱暴露了法国社会在移民和同化政策上积累的弊端,也带来了复杂的政治斗争。


  骚乱的升级


  3日晚,骚乱中响起了枪声。在巴黎北部的塞纳-圣但尼省,从三个骚乱现场开了四枪,枪手的目标是警察和消防员。幸运的是,没有人受伤。骚乱升级的迹象还表现在暴力方式和规模的扩大。暴徒们不满足于放火焚烧汽车、商店和投掷石块。3日上午,连接巴黎和戴高乐机场的两列通勤列车遭到石块袭击,一条线路被迫停止运行。袭击者迫使火车停下来,并打破了火车车窗。其中一名女乘客被玻璃划伤。在最动荡的地区Onessubwa镇,年轻人包围了一个警察局,并放火焚烧了一家雷诺经销商、一家超市和当地一家体育馆。仅在塞纳圣但尼省,过去一周的骚乱就造成9人受伤,315辆汽车被烧毁。


  社会成本


  这场骚乱的导火索似乎无关紧要。10月27日,在巴黎东北郊克里希的苏博瓦,两名少年在试图躲避警察追捕时触电身亡。愤怒的当地青年开始纵火发泄不满,骚乱在一周内迅速蔓延至巴黎周边十多个城镇。有人将骚乱的扩大归咎于法国内政部长萨科齐的“暴力言论”。骚乱开始时,内政部长声称要用高压水枪“清理”郊区的“暴徒”。


  但更多的人把骚乱归因于两个原因。第一,法国大城市和周边郊区在财富、治安、就业等方面差距很大;其次,法国一直寻求的种族、民族和文化同化政策加深了对立。发生骚乱的巴黎周边地区主要居住着非洲和阿拉伯移民。他们大多住在六七十年代建造的房子里。为了缓解巴黎的住房压力,法国政府在郊区和周边省份集中建设了大量的住宅楼。


  由于人口密度高、移民数量多、失业率高,这些地区逐渐成为贫困、犯罪、吸毒、被遗忘和受伤的代名词。尤其是在政府提供的公共住宅区,15至25岁的年轻人失业率甚至高达40%。


  巴黎郊区埃布里市长曼努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s)告诉德新社:“我们正在为30多年来的社会、地理和种族隔离付出代价。”


  政治纠纷


  欧洲媒体认为,作为2007年法国总统选举的有力候选人,法国内政部长萨科齐开始为自己的强硬言论付出代价。英国《每日电讯报》说“清除”郊区“暴民”的想法简直是极右论调。“他毁了他的机会”。


  萨科齐最大的竞争对手德维尔潘总理也因其政策未能消除郊区的边缘化而受到批评。


  捷克《人民报》说,萨科齐和德维尔潘都想利用这次骚乱打击对手,为自己的总统竞选捞取政治资本。“法国政客视之为得分的好机会”。


  一些欧洲右翼政党将巴黎骚乱视为“对欧洲的警告”,因为许多欧洲国家面临着同样的移民、文化融合和经济差异问题。


  冯勇(新华社)


  巴黎骚乱反映了欧洲移民政策的缺失。


  虽然法国政府采取果断措施平息骚乱,相信骚乱后社会秩序会很快恢复,但如果从理性的角度去探究骚乱的原因,可以说是法国移民政策加剧和“共和同化”原则的结果。


  3354—赵俊杰


  始于10月27日的法国巴黎郊区骚乱持续至今,引起欧洲各国高度关注,也反映出近年来西欧国家移民政策的缺失。


  虽然法国政府采取果断措施平息骚乱,相信骚乱后社会秩序会很快恢复,但如果从理性的角度去探究骚乱的原因,可以说是法国移民政策加剧和“共和同化”原则的结果。


  众所周知,法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新一代土生土长的法国人出生率低。为了给社会注入新的活力,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近年来,法国政府吸收了大量来自北非国家和土耳其的移民,这些移民大多信奉伊斯兰教,在宗教信仰、价值观和日常习俗等方面与法兰西民族有着明显的不同。由于缺乏就业机会和社会保障,缺乏良好的教育,新出生的法国移民在城市中逐渐形成了一个被边缘化的“社会弱势群体”。这次骚乱为例,巴黎北郊的非洲裔移民居住环境恶劣,失业率为巴黎市的两倍以上,贫富悬殊大,犯罪率高,本来新生的一代移民就对法国政府的移民政策深为不满,如今,遇到他们的同胞遇害这样的悲剧,自然会产生社会群体发泄不满的骚乱现象。


  因此,这场社会骚乱绝非偶然,它充分表明法国政府的移民及社会政策存在诸多弊端。


  据法国内政部统计,目前在法国类似克利希苏布瓦市这样潜藏社会动乱的敏感郊区多达751个,这类地区人口密度大,移民数量多,就业机会少,贫困和犯罪面广,存在暴力及种族歧视现象。法国政府对这类地区虽有一定的政策扶持,但往往把这类地区的移民视为对法国社会福利体制的一种威胁,特别是法国内政部长萨尔科齐一贯主张“选择性移民”和“清洗”郊区移民群体,他在处理这次骚乱中更发表一些强硬的言词,声称对骚乱者实行“零容忍”,自然引发众怒。


  由于法国政府推行的移民政策存在诸多问题,加之城郊贫富差别过大,才引发了这场大规模的骚乱。骚乱过后,法国政府该认真坐下来想想,为什么“共和同化”原则得不到认可?为什么强硬的移民政策引起社会的反弹?法国社会党发言人对此声称,“对富人区实施安全政策,失去了普通大众。”此话言之有理,法国虽然一贯强调自由、平等、人权、博爱,但在现实生活中往往难以做到本土法国人与新生移民的平等,种族歧视及警察暴力现象的确存在,这一点美国也不例外。


  痛定思痛,法国当局应以此为戒,高度重视法国社会中的不平等现象和贫富悬殊问题,而不应收紧移民政策,制造更多的社会不稳定。同样,其他欧洲国家也存在移民社会问题,也当以巴黎骚乱为戒。


法国